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城讲坛 官方微信
首 页 工作信息 专家论点 干部论坛 热点透视 前沿水城 孔繁森精神 聊城人文 关于我们
 · 首 页 > 聊城人文 > 文化聊城 > 正文

临清名儒方元焕

发布时间:2018/1/18 11:03:39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688(Hits)

刘召磊

 安徽歙(shè)县以徽墨、歙砚印染中国文明史,素有“东南邹鲁”、“文化之邦”之美誉;山东临清则以京杭运河名贯古今。两地虽同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却相隔山水万千重。然而,有一个人身怀淡雅墨韵基因,又浸得悠悠水韵之滋养,他就是明代书法家、文学家——方元焕。

 方元焕(?-1620),字晦叔,又字子文,别号两江,汉族,祖籍歙县信行,方氏先祖迁居临清,经商致富,延师教子,子弟科举入仕,遂成名门望族。方元焕作为“随迁子女后代”居住在临清市大辛庄街道高庄村,并于1537年以山东籍参加乡试中举,成为明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

 “两江书如卫霍子弟兵,千里赴利神气自倍;又如鹰隼乘风博狐兔转顾自如。”

                                                                ——周思兼

书家方元焕

 方元焕擅书法,但他对书法传统不甚关注,而重在表现对书法的自我理解和个性追求。其草书挑达横放,有狂旭颠素之态。安南(越南)驿使不惜干金买其字,有“家无两江字,不是大人家”之誉。观其字态,笔画锋利,恰如强兵勇将直捣黄龙,大有万夫莫当之势。观其章法,左右相顾、俯仰相盼,回环往复,运转自如,又有歼20横翻侧转之雄姿。难怪前人评曰:“两江书如卫霍子弟兵,千里赴利神气自倍;又如鹰隼乘风搏兔转顾自如。”窃以为,此语评价甚高,不但道出两江书法之特点,更将其性情孤傲、放荡不羁的性格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山西柳氏民居,系我国唐代著名政治家、文学家柳宗元后裔于明清时期所建,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明嘉靖五年,明世宗皇帝为其撰敬一箴,内容是民族英雄文天祥忠孝两全的故事,并颁行天下,以示学人。柳氏族人认为这是很有教育意义的一件事儿,于是专门把方元焕请来,写下了这个“四箴名言”,并刻在碑上,以示对皇帝的拥护。

元焕鳌头点“独占”

 南朝张僧繇因画龙点睛,龙破壁升天的故事而家喻户晓。在临清,方元焕则以提笔写“独占”成就了临清特有的“独占”文化。

 1542年的会通河在靠近卫河附近分为两支,从南北两处流入卫河,中间形成了一块周围环水的狭长陆地,人称“中洲”,始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的鳌头矶(因其状如鳌头,两支运河上的四处河闸像鳌的两足,广济桥在鳌头矶后像其尾)就坐落于中洲东起处。方元焕突发奇想,在其额头上题写“独占”二字,赋予“独占鳌头”的野心和意境。前些年,“独占”(这里指临清酒)还成为临清人红白喜事上的必备酒。

元焕碑刻遍天下

 方元焕的书迹散布全国各地,著名的西安碑林收藏了他的三通碑文,在临清遗存的书迹有“忠孝”碑、“风山”和孔庙之“太和元气”匾额、《碧霞祠记》、“居不让山村”等。泰山岱庙博物馆曾收藏其“第一山”碑。当时方元焕的手书碑文曾置于泰山唐玄宗李隆基封禅泰山所御书的《纪泰山铭》摩崖碑之右,与名满天下的大手笔苏碑、林碑、颜真卿碑并置,由此可见,当年方元焕书法作品的艺术水准、影响力和受人推崇的程度。

 今天当你游览泰山,看见朝阳洞附近“处士松”的摩崖石刻时,一定要知道出自临清方元焕之手,切莫让人嘲笑“没文化,真可怕!”

元焕碑刻补遗史

 临清自古就是块风水宝地,康熙帝、乾隆帝多次到访临清自不必说,后唐明宗李嗣源甚至把行宫建在戴湾水城屯。在官方版的历史课本《明史·武宗纪》中,并没有武宗巡幸临清的记载。

 而1973年4月13日,在八岔路镇万庄村发现一座墓葬,墓主是明代王东洲,墓志铭是以书法闻名后世的方元焕所书。记载了明武宗南巡时,当时的临清名流王东洲、方元焕、米世功等人的“迎驾”仪式,见证了武宗游历临清的前前后后。纵然武宗朱厚照以吃喝玩乐、拈花惹草闻于世,然时人还是以接待国家元首为上等荣耀。

 此外,中国国家图书馆墓志第6958号拓片《柳淮及妻畅氏合葬志》由明朝的张鲤撰,锺铎正书,方元焕篆盖,铭于明隆庆元年(1567)农历11月9日,该墓志出土于临清,佐证了中原地区早就有畅氏族人生息繁衍一事。

文学家方元焕

 方元焕不仅是书法家,也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他著有《茗柯堂》、《半林堂》等集。此外还留下专咏临清风物的传记作品,如《碧霞祠记》、《创建土城记》、《学田记》、《通济新桥记》等十数篇。嘉靖年间,他还编纂了第一部《临清州志》。其代表作《园居二首》。

 《园居二首》(其一)

 冥心无住着,水石澹幽居。

 风物花含早,阳春鸟弄初。

 病减烧丹灶,情欣种树书。

 地偏非辟俗,林卧谷神虚。

 《园居二首》(其二)

 兀兀坐长日,行园恰晚晴。

 畦蔬经雨足,山木到云平。

 野老水上语,轻风林际生。

 年来知抱瓮,犹听辘轳声。

唱和苇斋间

 明清时期的临清,其热度不亚于今天的“浦东”、“雄安”,称其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不算为过。雄厚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当时异常火爆的临清娱乐消费市场。《金瓶梅》曾这样描述“临清闸上是个热闹繁华大码头去处,商贾往来之所,车辆辐辏之地,有三十二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下里巴人扶花柳、听管弦,而临清的地方官则常常与当地文人组建文学派对,互相唱和,尽显文风之盛。后乐园、委蛇斋、乱石园和红螺馆等皆是他们诗文唱和之所。这其中就有方元焕组建的苇斋(在广积仓东)。可以想象,当年苇斋一定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言语之中一定也包含“文必秦汉,诗必盛唐……”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理论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聊城市昌润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邮箱:jstlcxc@163.com,lcxcw@163.com
鲁ICP备06040385号 目前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