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城讲坛 官方微信
首 页 工作信息 专家论点 干部论坛 热点透视 前沿水城 孔繁森精神 聊城人文 关于我们
 · 首 页 > 聊城人文 > 文化聊城 > 正文

寻觅博州故城史迹

发布时间:2016/9/8 11:32:04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1679(Hits)

刘洪山

    聊城县治从聊古庙东迁的地址,照《水经注》记述的方向和距离,及再由此迁巢陵方志记载的方向和距离,此地应在北杨集东部一带。它的名称有的说为王城,有的考证王城是在济南东今邹平一带,是侨治。这个问题由学者去研究,本文不讨论,只研究在这里发生过的历史事件。

    从北魏太和二十三年(499)设平原郡治,孝昌二年(526)聊城县治由聊古庙东迁,至后晋开运三年(946)河决城毁南迁巢陵,这里作为郡县治达447年,经历了南北朝的北魏、西魏,隋,唐,五代时期的后梁、后唐、后晋,王朝割据混战、统一、再割据混战的七个大小朝代。这里做过王镇,冀州、平原、博州、博平等地方行政区域州郡的治所,而且从此聊城县治就一直和州郡治在一起。这里区域名称以称博州的次数多、时间长,我们就称它为博州故城。

    由于经历的朝代多,战乱频繁,区域设置反复废置变换。因此对这个城池留下的历史记载很少,近乎被人忘却。现凭借古籍的点滴零星记述寻觅下这里发生过的重大事情。

    窦建德擒宇文化及于聊城

    这事起因是宇文化及弑杀隋炀帝。

    隋炀帝杨广,隋文帝次子,以残酷阴谋手段,杀死父亲文帝和原太子、其长兄杨勇,夺取帝位;宇文化及,隋朝代郡武川人,杨广为太子时颇受宠信,广继帝位后,化及授任太仆少卿,累官右屯将军;窦建德,初投起义领袖高士达,高死后他为领袖,称将军,拥兵十余万。大业十三年(617)称长乐王,次年建夏国,称夏王,建都乐寿。

    据《资治通鉴》唐纪一至三记载,杨广登帝位后,就显露了荒淫奢侈、残虐人民的本性:营造东都洛阳,开掘运河,修筑长城,开辟驰道,都使役数十万至数百万人;发动进攻高丽的战争,兵役繁重,人民受到深重灾难。各地农民纷纷起义,豪族也趁机起兵。

    隋大业十三年(617),李渊起兵攻入京城长安,立炀帝长子杨昭第三子代王杨侑为帝,遥尊炀帝为太上皇,实际是废了炀帝。在此种情况下,隋炀帝居“江都(今扬州)荒淫益甚。”“见中原已乱无心北归,欲都丹阳,保据江东”,因此引起朝臣愤慨。“时江都粮尽,从驾骁果(骁勇果敢的将士)多关中人,久客思乡里,见帝无西意,多谋叛归。”炀帝闻讯,大杀一批文臣武将。

    大业十四年(618)三月乙酉,宇文化及的部将赵行枢、薛世良、司马德戡将议定欲杀炀帝事“告化及,化及性驽怯,闻之变色流汗,既而从之”。至旦,将炀帝缢杀。遂立文帝之孙杨俊之子秦王杨浩为帝,化及为丞相,摄政。这就出现了一朝二帝的分裂局面。

    五月,李渊逼杨侑退位,自立为帝,称唐,年号武德,这年即武德元年。实际上隋亡。

    化及弑君,全国各派以保正统、讨叛逆为名,行发展势力扩充地盘之实,借机起而招讨。而化及“据有六宫,自奉养一如炀帝。”参加弑帝的司马德戡、赵行枢也反对化及贪图享受,不图大业。化及被迫欲带兵西行,李密据筑洛拒化及;化及引兵向东郡,郡守王轨降;化及留辎于滑台,命轨看守,再北行。

    七月,轨降李密,化及大惧。九月化及退至魏县,内部同僚各怀疑心。“其众多亡,化及知必败,叹曰‘人生固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于是鸩杀秦王浩,即皇帝位于魏县,国号许,改元天寿,署置百官。”
化及称帝,自然激起各派更加强烈的剿讨。此时,窦建德本欲选精兵攻幽州,宇文化及檄招建德,建德召群下会议。建德向众人说:“我本隋民,隋系我君,今宇文化及敢行弑逆,就是我的大仇,我欲为天下诛逆!”遂追杀化及。

    唐武德二年(619)正月,“淮南王李神通击化及于魏县,化及不能抗,东走聊城,神通拔魏县,斩获二千余人,引兵追化及至聊城,围之。”化及又闻窦建德赶来,城中粮食将尽,甚是恐慌,不得己投书唐营请降,神通怒斥道:“弑君逆贼,尚想屈膝求生吗?”拒绝受降。危急之时,化及弟宇文士及从济北运粮援聊城,士气遂高。神通又见建德兵至,引兵退去。

    闰正月,“宇文化及以珍货诱海曲诸贼,贼帅王薄帅众从之,与其共守聊城。”化及见神通已退,单战建德不以为然,交战不到数合,被建德杀得七零八落,纷纷败回。化及先策马入城,败军一拥而入,闭门令王薄拒守。建德命兵将围攻,夜临攻城愈急,王薄唯恐有失,即遣人请化及共同来守,此时化及已安寝。王薄怒道:“今夕是何等情况,还安寝,这等酒色狂徒哪能成事,我还保他做什么?”即令部下大开城门迎纳建德。建德挥兵入城,搜捕化及,化及正与炀帝皇后萧后酣睡,被建德一把抓住捆绑起来。其他将领或策马狂奔,或持兵死斗,结果全被擒。建德立了炀帝牌位,将宇文智及、杨士览、武元达、许弘仁、孟景五人枭斩致祭。将化及和他的两个儿子囚入槛车押解至乐寿磔死。

伐李冲,邱神勣血洗博州城

    这场战事起于武则天欲除唐宗室、篡政之时。

    李冲,“好学,勇而才”。是越敬王李贞的长子,封为琅邪王,任博州刺史。刺史:刺,检举不法;史,皇帝所使。初为督察郡国的官员,隋唐后,为州的长官。李贞,是太宗李世民的第八子。他“善骑射,涉文史,有吏干,为宗室材王”(《新唐书》卷八十“太宗诸子·越王贞”),封越敬王,任豫州刺史。

    垂拱四年(688),武则天废了中宗,降为庐陵王,令居房陵。武氏临朝,建东都洛阳,称神都,因此也称她神皇。她自思内行不正,恐宗室怨恨不服,以致谋变,即设立铜匦,置于都门,无论何人,统得告密,将密奏投入铜匦。密奏属实,即给官阶;不实也不问罪。同时设置数十种残酷行刑方式,借投入铜匦的密奏栽赃诬陷刑讯逼供,杀除不满武氏当政的宗室、重臣各数千家。面对武氏篡夺帝位的企图日益明显,越王、豫州刺史李贞乃与绛州刺史、韩王元嘉,及元嘉子通州刺史、黄国公譔(撰),邢州刺史、鲁王灵夔,灵夔子范阳王蔼,青州刺史、霍王元轨,元轨子金州刺史、江都王绪,及李贞之子博州刺史、琅邪王冲,计议反正。此时,供奉高祖、太宗、高宗的明堂建成,得知追宗室行享礼令诸王参加,韩王李元嘉与诸王相递语云:“大享之际,神皇必遣人告诸王密,因大行诛戮,皇家子弟无遗种矣!”(《旧唐书》卷七六“太宗诸子·越王贞”)

    这年七月,“事且急,譔乃矫帝玺书赐冲曰:‘朕幽絷,诸王宜即起兵!’”(同上《新唐书》)李冲据此,又假传庐陵王密令云“神皇欲倾李家之社稷,移国祚于武氏”,(同上《旧唐书》)催促诸王起兵。

    八月,李冲募兵五千人先发,渡河取济州,先击武水,即今沙镇一带。武水县令郭务悌,速派人求邻邑援助,莘县令马玄素率兵一千七百进入武水,与务悌协力拒守。李冲进兵武水城下,郭闭门不开,强攻不下,遂用草车堵塞南门,纵火焚烧,以乘火势入城,不料火却风返回烧。部将董玄寂对大家说,琅邪“王与国家交战迹同叛逆,得不到天助,才出逆风哩。”大家听了产生气沮,李冲闻之,即将玄寂斩首。众将见此,心绪更加离异,纷纷溃散,只剩家僮数十人,李冲料不可成,退回博州。但城门紧闭,门吏见他狼狈而回,即放其进城,猛不防,将他杀死。门吏正想传首报功,武后派遣的左金吾大将军邱神勣(绩)率兵到达,宣布他奉旨任清平道行军总管,前来讨乱。博州留守官吏全部出迎,献出李冲之首。邱神勣收下冲首,心想这哪有功可报?遂拔出佩刀尽将出迎官吏砍杀,又令将士入城屠掠数千家。返东都向武后谎报战杀李冲数千将士,才擒缚李冲,骗得武后赏赐。(参见《资治通鉴》“唐纪二十”)

    李冲之父、越王李贞听到李冲起兵,积极响应,发兵陷上蔡。武后闻之,命左豹韬大将军鞠崇裕等统兵十万击贞,并削李贞父子属籍。李贞联络诸王,诸王却行动不一。李贞部将出战,大败而归,听得鞠兵逼近,自知兵力不敌,束手无策,即自杀。

    玄宗李隆基清除了武氏集团,废了庸君,登帝位,唐政权恢复。“神龙初,侍中敬晖等以冲父子翼戴皇家,义存社稷,请复其官爵。”“开元四年(716)诏:追复(贞、冲父子)爵土,令备礼改葬。”(同上《旧唐书》)

    叛军博州刺史令狐彰举州县归顺朝廷

    这是发生在唐玄宗时期安史之乱史思明集团的一段史实。

    旧唐书本传记载,令狐彰,字伯阳,京兆富平人。从军安禄山,以军功累迁至左卫员外郎将。安禄山叛,攻破京城,彰随安亲信张通儒赴京师,通儒任命他为城内左街使。朝廷发兵收复二京,彰随通儒等遁走河朔,又陷入史思明集团。史思明,突厥族人,懂六番语言,与安禄山同为市都,累官平卢节度使都知兵马使。禄山叛,史率兵攻取河北各郡,被安禄山任命为范阳节度使。至德二载(757)史降唐,任范阳长史、河北节度使,封归义郡王。次年复叛,乾元二年(759)在魏州称大圣燕王,年号应天。史回范阳,称大燕皇帝,年号顺天。复出兵攻陷洛阳及附近州县,任命令狐彰为博州刺史及滑州刺史,令他统数千兵戍滑台。

    令狐彰感幕忠义,思立名节,乃潜谋归顺朝廷。这时适逢宦官杨万定监滑州军,彰遂募善水勇士,乘夜涉河,持表呈于万定,请以所管兵马及博州等州县归顺,万定报以朝廷。自禄山构逆,为贼守者,还未有举州归顺的,肃宗览彰表,大悦,赐书慰劳。令狐彰遂移镇杏园渡,思明怀疑有谋,乃遣亲信薛岌统精卒围杏园攻之。彰乃明示三军,晓以叛逆与归顺大义,众心感附,都决心尽力为用。遂与薛兵战,大破薛兵,溃围而出,以麾下将士数百人随万定入朝。肃宗深奖之,礼甚优厚,拜御史中丞,兼滑州刺史,滑亳魏博等六州节度,加银青光禄大夫,镇滑州,剿平残寇。累官至御史大夫,封霍国公,寻加检校工部尚书,检校右仆射。

    博州节度使周儒以城降辽国

    这个历史事件发生在仅维持十一年的后晋王朝。

    后晋是五代十国中的一国,为石敬瑭所建。石敬瑭,沙陀部人,居太原。李克用部将臬捩鸡之子,后唐宗室李嗣源之婿,后改姓石。后唐庄宗李存勖兵变时,石助嗣源夺得帝位,即明宗。石官至河东诸镇节度使、侍卫亲军马步军指挥使。嗣源死后,其第五子继位,是为愍帝;其养子不服,废愍帝自立为帝,是为末帝。

    末帝徙石为太平节度使,他不受命。末帝派兵围攻,他求救契丹首领耶律德光,自称儿子,割送燕十六州和每年献帛30万匹。德光派兵解围,并攻入洛阳,灭了后唐,封石为帝,国号后晋,年号天福。

    契丹改为辽国。石百般屈膝奴事辽国,部下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先后反辽,辽威逼他镇压。石杀了重荣,但知远势大不敢施压,辽进一步威逼。石在踌躇下于天福七年(942)死亡。养子石重贵继位为帝,即少帝、也称出帝,次年改元为开运。

    后晋大臣景延广向石重贵献策,对辽称孙儿不称臣,辽不依,出兵讨伐。“开运元年(944)正月甲戌朔契丹寇沧州,乙卯陷贝州,庚辰入雁门、寇代州。辛巳殿直王班使契丹,至邺都不得进而复。丙戌寇黎阳,辛卯屯兵元城……辛丑刘知远与契丹伟王战于秀容,败之。”(《新五代史·晋本纪九·出帝》)

    “二月甲辰朔,晋帝遣石斌守麻家口,何建守杨刘镇,白再荣守马家渡,安秀威守河阳。而博州刺史周儒以城降契丹,又与蓄谋叛逆的平卢节度使杨光远潜约,光远引契丹兵于马家渡济黄河。”(《旧五代史·晋书八·少帝纪二》)开运三年(946)后晋大将杜重威投辽,倒戈攻汴京,重贵奉表出降,后晋亡。

    注:“博州刺史周儒以城降契丹”,欧阳修的《新五代史》、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叶隆礼的《契丹国志》俱作是在正月辛丑;薛居正的《旧五代史》、脱脱的《辽史》均作二月甲辰。从后者。

羊使君舍身驱洪水,州城南迁巢陵

    后晋开运三年(946),河决水围博州城,博州太守羊公率军民治水抢险,但无论如何拼命救险,也无法奈何那无边无际的洪水泛滥。面对城陷民亡的惨状,羊公向天痛呼:“黎民何罪,遭此浩劫?我请愿以死殉职,祈求苍天免这方百姓灾难!”呼罢,投水而亡,洪水即落。羊子的尸首在一处村庄发现,便葬羊公于此,并立祠奉祀。

    因河决城毁,州、县治即南迁巢陵,新建城池。

    三十年后,宋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割据局面,统一了中原。宋太宗长子楚王赵元佐赋诗赞叹羊子,诗云:“身为牺生祷于洪水,水势难清没而水止。民思其仁立祠以祀。呜呼,伟劳不书于史!”(明万历庚子本《东昌府志》卷十八“名宦志”)

    又十七年后,这里也遭“河决城圮”,州城西迁孝武渡,即今址。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为祈求上天消弭水患,拯救百姓,捐躯的地方官羊公恩德,原村庄已成街巷,就命名这里为羊子巷,也称羊使君街。所说“子”,是古代对有学问人的尊称;“使君”,是对州郡长官的尊称。这条街即现今旧米市街往东通双街的那条街,仍称羊子巷或羊使君街。

    纪念羊子的羊子祠,历经宋、元、明、清、民国千余年,几经战乱或灾荒失修祠倾,多次修复、重建,后又将其牌位移双街街门的阁楼上供奉,从未间断。每逢年节人们焚香烧纸、跪拜,对这位仁德至上父母官极尽思念、崇敬之情。

(作者单位:聊城市糖酒站)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理论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聊城市昌润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邮箱:jstlcxc@163.com,lcxcw@163.com
鲁ICP备06040385号 目前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