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城讲坛 官方微信
首 页 工作信息 专家论点 干部论坛 热点透视 前沿水城 孔繁森精神 聊城人文 关于我们
 · 首 页 > 聊城人文 > 文化聊城 > 正文

两周时期茌平国别归属考

发布时间:2016/7/11 10:55:17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1354(Hits)

刘本科

    如今盖凡介绍茌平史迹,皆言古为夷地,夏、商属兖州,两周属齐国,秦实行郡县制,置茌平县。还说境内有著名的教场铺龙山文化遗址和尚庄等大汶口文化遗址。但人们对茌平两周属齐并不知详情,特别是联系两周之时的战乱纷争史实,茌平作为如今齐鲁大地的西鄙之地,有人质疑当时是否属于过鲁国,鉴于此而特考证如下。

    欲说茌平两周之事,就不得不先说一下博平的情况,因为现今的茌平,不但包含了两周之时的博平地盘,而且博平作为秦汉之后亦如茌平置县而治的古县邑一样,两周之时发生在现今茌平的诸多历史事件多与博平有关,严格意义上讲,在这里探讨两周之时的茌平国别归属,其实就是在考证古县茌平与博平的那段历史。

    如今介绍原博平县,皆言其为春秋时齐国的博陵邑,汉时始置博平县,因县境广阔且平故名,属东郡,治所在今茌平县肖庄镇王菜瓜村西1公里。而博陵作为地名,最早见于司马迁《史记?田敬仲完世家》:“晋伐我,至博陵。”此事发生在齐威王六年(前351),当时属于战国时期,既然是讲晋国来伐我齐国,博陵当然就是齐国之地了,这也是史书中第一次提到“博陵”二字。唐?张守节《正义》称博陵:“在济州西界也。”唐?杜佑《通典?郡县?博平郡》说:“博平,齐之博陵邑也。有摄城。汉博平县故城在今县东界也。”《元和郡县志》、《嘉庆一统志》也俱称:春秋齐国有博陵邑。那这样说来,司马迁所说的博陵就是现在的博平了,既然他说博陵为齐地,说明最晚在公元前350年之前,博平为战国时的齐地。

    不过又有史料说博陵并非指博平,中学课本中的注解就说博陵在今河北定县,其实再来看唐?杜佑的《通典?州郡?博陵郡》,他说:“定州,帝尧始封唐国之地。战国初为中山国,后为魏所并,后又属赵。秦为上谷、钜鹿二郡之地。汉高帝置中山郡,景帝改为中山国。后汉因之,晋亦不改。后燕慕容垂移都于此,北岳常山在焉。后魏为中山郡,兼置安州,道武帝改为定州。后周置总管府,领鲜虞郡。隋初郡废,炀帝初置博陵郡,后改为高阳郡。大唐为定州,或为博陵郡。”既然前文也是唐?杜佑在《通典?郡县?博平郡》中说:“博平,齐之博陵邑也。”看来博陵作为地名或有共享、或有演变。而河北的定州属魏,故司马迁“晋伐我,至博陵”中的“我”因为是指齐国,“博陵”也就应该理解为今天的博平。而司马迁的话是迄今为止确切提及古博平两周之时国别的最早记录,茌平的最早记录却是《史记?酷吏列传》中说:“尹齐者,东郡茌平人。”而尹齐年代已是西汉之时。

    其实康熙三年和道光十一年《博平县志》,在其“地理志”目中都有:“大堤之东,鸣犊古河之阳,有邑曰博陵,博平之旧治也。邑傍大堤东隈,因堤取义号博陵焉。尔雅云:广阔曰博,大阜曰陵,兹固博陵之名义乎。是邑也,在昔禹迹为摄国地,春秋时地入齐境,其内曾筑重耳台。晏子云:‘聊、摄以东,姑、尤以西。’则是邑之在摄疆者,固于齐为西鄙也。及齐被秦囊括而邑名尚,仍齐之旧地。汉版图又因境无名山大川之阪阻,而更置县曰博平。”这里明确指明了博平在春秋时属于“齐国”。同时在其“岁运谱”目还说:“丁丑周襄王八年(前644),晋公子重耳自翟适齐,桓公妻之以女,筑台博陵,以望故国。以此博平号晋台云。”《史记?齐太公世家》就有:“晋公子重耳来,桓公妻之。”印证重耳来齐后桓公“妻之以女”之事。如此说来,博平在周襄王八年,即公元前644年之前的春秋之时就属于齐国了。

    再看一下博平与“聊、摄”之间的关联。《春秋》曾载僖公元年(前659):“春王正月。齐师、宋师、曹伯次于聂北,救邢。夏六月,邢迁于夷仪。齐师、宋师、曹师城邢。”《左传》解释此段经书云:“诸侯救邢。邢人溃,出奔师。师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迁之,师无私焉。夏,邢迁夷仪,诸侯城之,救患也。凡侯伯救患分灾讨罪,礼也。”史载聂国为武王初封之国,《姓氏急就篇注》曾说春秋时齐国丁公封其支庶子孙于聂城。而“聂北”在哪里呢?网上百科说:“古地名。春秋邢地。在今山东茌平西。”其实这是误解,聂和北本是两个词,应该理解为聂国的北边,即聂国北面靠近邢国(今邢台)的地方。而且由此句意也可知当初聂国地盘向北有多大,是和邢国搭界了。“聂”字在《春秋》中仅出现过一次,而在《左传》中并未出现,只是到了公元前522年,《左传》昭公二十年曾载晏子话:“聊、摄以东,姑、尤以西,其为人也多矣。”(孙星衍云:“聊摄,杜预注左传:‘聊摄,齐西界也。平原聊城县有摄城。’”◎则虞案:“摄”,一作“聂”。孙星衍云:“姑尤,杜预注左传:‘姑尤,齐西界也。姑水尤水,皆在城阳郡东南入海。’”◎则虞案:此二水绕齐东界,故云“姑尤以西”)。《后汉书?郡国志第二十一》还载:“〖聊城〗有夷仪聚。有聂城。”至于聊邑在哪里?以及聊邑和聂邑的关系,今人还在探讨中,多言聊邑因已湮灭不存的聊河而得名,正确与否在此不作延伸考究,但聊和聂相邻理应是不争的史实。

    据《续山东考古录》载:“摄城在博平之南三十里,亦名微子城,又名郭城。”《太平寰宇记》也说:“聊城县微子城,纣之庶兄封于此,有故城存焉。”《名胜志?城冢志》还曾记:“微子城在县东北十八里,世传商受时微子所封。”《史记?宋微子世家第八》详解此事:“纣既立,不明,淫乱于政,微子数谏,纣不听。”而“周武王伐纣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造于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于是武王乃释微子,复其位如故。”至周公平叛武庚之后,“乃命微子开代殷后,奉其先祀,作微子之命以申之,国于宋。微子故能仁贤,乃代武庚,故殷之余民甚戴爱之。”由以上史料可知,特别是由摄城和微子城的重叠可知,微子城应为周初留存的商后裔封地,至微子被封为宋国君主之后,微子城才消失。至于消失后归属谁了,由春秋初期分别有郭国、聂国之状,按照上边的引述,既可以理解为微子城被当时的郭国和聂国兼并了,也可以理解为只是归了郭国或聂国,因为《管子》曾记载齐桓公到访郭国不知其为何亡国之事,而至公元前659年却有了“聂北”之称呼,且聂后又出现了春秋晚期晏子说的“聊、摄”字眼,可以理解为郭亡之后地盘归聂,而聂通摄,故而有“摄城在博平之南三十里,亦名微子城,又名郭城”之说。也就是说在今天的博平西南和东昌府东北一带最有可能属于原微子之地,尔后封地归郭邑,再归聂邑,而聂通摄,以致出现今“聊、摄”之地的聊城。《元和志》说:“古摄城在博平西南二十里。”据实地考证,其地当在今洪官屯镇郭摄庄村南,此处有摄邑故城址。如此说来,博平一带,在两周前后,先为殷后微子启侯国,继为郭国,再后为齐之聂国,其间前为先后承接,后为吞食兼并,并为东西南北诸侯国多年兵家相争之地,实属两周之时战略要害中枢重地,类今天郑州在全国的中枢地位。

    联系前文所引,《博平县志》所言“则是邑之在摄疆者”还是有道理的,毕竟博陵一词出现之时已是几百年之后的战国时期(指《史记》记载战国时博陵之事)。而且如果“齐丁公封其支庶于聂”属实,说明周初之时聂国就成了齐国的附庸国,因为齐丁公是齐太公吕望之子,是齐国第二代国君,公元前1014年~前976年在位。另外,由齐桓公当年迁邢于聊城的“夷仪”(《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注:“夷仪,在山东聊城县西南十二里。”),并保住了南面的卫国之事,足可见聊城以东地盘当时任由齐桓公支配的史实。不过在《元和姓纂》中又有:“卫大夫食采于聂,因以为氏。”联系《春秋》所载僖公二十五年(前635)“春王正月,丙午,卫侯燬灭邢”之说,也许博平曾一度成为齐卫交接点也是有可能的,但这里需强调的是齐卫而非齐鲁。

    可以说在春秋之时,茌平和博平基本主要归属于齐国,而至战国之时,战事频发,作为齐之西鄙的茌博之地,饱受列强争夺,其国别归属自然有所反复。概括说战国时期齐在西部主要与魏、卫、赵、燕等国为邻,其疆界的变动也主要与这些国家彼此之间征战相关。

    齐康公十三年(前391年,有说此为逾年法年次,实为前394年,下同),赵败齐于灵丘(《史记·赵世家》)。灵丘在今高唐南镇一带,其地位于黄河以北,由此可推知当时的赵东南境与齐西境大致以河水为界。至齐康公二十年,三晋(赵魏韩)因齐丧而一同出兵伐齐,攻至灵丘(《史记·赵世家》、《史记·魏世家》、《史记· 韩世家》)。又三十六年(桓侯五年,前368年),齐在秦、魏攻韩而楚、赵出兵相救之时,趁机发兵袭击燕国,夺取了桑丘(《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该地在今河北徐水县西南。此时的茌平当然属于齐国。

    而三十九年,赵侵齐至长城(《史记·赵世家》、《史记·六国年表》),齐长城西起平阴附近的防门,而其地又邻济水,此时赵国的东境理应与齐国以济水为界。四十一年,齐与赵战阿下(《史记·赵世家》),阿在今阳谷县东北,其地位于濮水(后汇入济水)之北。又可知其时齐西境与赵东境当以济水、濮水为界。此时的茌平当属赵国。

    齐幽公三年(前351),齐师与燕在洵水交战,结果齐师败绩。《水经·鲍水注》引《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十六年, 齐师及燕战于洵水,齐师遁。”六年,赵、魏伐齐,至博陵(《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史记·六国年表》)。此时的茌平又当属齐国。

    十五年,魏攻韩,韩求救于齐。齐派田忌、田盼为将,孙膑为军师,出兵救韩。结果在马陵(今范县西南),齐军设下埋伏,大败魏军,魏太子申被俘,魏将庞涓被杀。说明当时的齐国又扩展了地盘,甚而包括了聊城以南的地盘。
威宣王更元六年(前330),齐、魏联合伐赵,赵决河水灌齐、魏之军(《史记·赵世家》)。说明此时赵东南与齐、魏仍以河水为界。更元七年,高唐复归齐。《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齐威王二十四年,威王谓魏王曰:“吾臣有盼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更元十一年,齐与魏伐赵,赵又决河水灌齐、魏,兵罢。更元十四年,齐夺取了赵的平邑与新城。这时的茌平仍当归属齐国。

    威宣王三十六年,秦、赵、魏、韩、燕五国各出精锐之师,联合攻齐,夺得齐之灵丘(《史记·赵世家》)。 随后又在济西大破齐军。齐湣王败至莒(《史记》之《秦本纪》、《田敬仲完世家》、《六国年表》)。燕将乐毅遂率军乘势向东,攻下齐国七十余城,仅有莒、即墨、聊城未降,尽取齐之宝器(《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虽然聊城当时未降,但茌平当属已经沦陷。

    至齐襄王四年(前280),齐又重新夺回所失之地。这时的茌平又归齐了。

    齐襄王十年,赵将燕周攻取齐国昌城(今淄博东南)与高唐二地(《史记·赵世家》)。十三年,蔺相如伐齐,至平邑(《史记·赵世家》)。《战国策·赵策四》又载:“燕封宋人荣岔为高阳君,使将而攻赵。赵王因割济东三城(令)卢、高唐、平原陵地城邑市五十七,命以与齐,而以求安。”卢,今指长清县西南,此处既然言赵将卢地割给齐国,当属后来赵又从齐国手中夺得该地,唯确年不知。那茌平此时又归赵了。

    由此看,茌平在战国时的国别归属并非单一为齐国,起码还暂时归属过赵国,以及其它国。

    三

    据嘉庆十三年(1808)《东昌府志》“沿革”目载:“东昌府,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齐西鄙,聊摄境西北为晋东鄙,又南属卫,战国属齐、赵、魏、秦。”其志中对聊城、茌平、高唐都直言了属于齐邑之地。如今核查茌平正南相去60余里的东阿县情况,在其旧志中注明的也是:“东阿,春秋时置柯邑,原属卫国,后属齐国。”而且这里的“东阿”还是指黄河南的老东阿。

    再由齐长城修建情况来看,齐长城始修之年历史上没有记载,“长城”一词最早出现在战国《管子》中:“长城之阳鲁也,长城之阴齐也。”即长城南边是鲁国,长城北边是齐国。齐长城是齐桓公修的,齐桓公于公元前685年至公元前643年在位,据此推断,齐长城当修于这一时期。而考察齐长城的走势,可以看出古代齐鲁两国的大致分界线。齐长城横亘于山东中部,西起今黄河东岸的长清市西南孝里镇广里村北,向东进入丘陵区,又逐渐蜿蜒攀升至泰山西麓的中低山区,尔后沿泰沂山脉分水岭,直达黄海西岸的青岛小珠山之东的黄岛区东于家河村东北入海。其先后经过的县市有:长清、肥城、泰安泰山区、济南历城区、莱芜、章丘、博山、淄川、沂源、临朐、沂水、安丘、莒县、五莲、诸城、胶南、青岛黄岛区。而茌平就居于长清、肥城的西北之地,在长城之北,起码在齐桓公之时是属于齐国的,而齐鲁战事就是开始于齐桓公之时。

    再从黄河改道情况看茌博历史。通常认为,《尚书?禹贡》中所记载的河道是有文字记载的最早黄河河道。这条河道在孟津以下,汇合洛水等支流,改向东北流,经今河南省北部,再向北流入河北省,汇合漳水,又向北流入今邢台,巨鹿以北的古大陆泽中,然后分为几支,顺地势高下向东北方向流入大海,人们称这条黄河河道为“禹河”。而这时的大河走向远在聊城以西。周定王五年(前602),黄河发生了有记载的第一次大改道。洪水从宿胥口(今淇河、卫河合流处)夺河而走,东行漯川,至长寿津(今河南滑县东北)又与漯川分流,北合漳河,至章武(今河北沧县东北)入海,这条新河在禹河之南。而再次改道已到了汉武帝之时。也就说,只有在春秋中期的这次改道,黄河水才流经了博平。上文曾引:“乃使召康公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也就说,早在黄河远离聊城之时,姜太公就有“西至河”的征伐大权,茌博当然在其统治范围了,其当年的聂国成为齐之附庸国也就顺理成章。

    还有人说鲁仲连(约前305年~前245年)故乡在今茌平县冯屯镇的望鲁店村,他姓鲁,其姓缘于鲁国之“鲁”,茌平在当时理应为鲁国。此言差矣。《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开篇明义直接说了:“鲁仲连者,齐人也。”鲁仲连姓鲁,当为鲁国后人也许不错,但在两周之时,两国之间人员来往频繁,别说已至战国之时的鲁仲连了,就连春秋晚期的孔子,其实他的先祖也不是鲁国人,而是宋国人孔防叔,防叔生了伯夏,伯夏生了叔梁纥(he),孔子其七世祖先然父嘉在宫廷内乱中被华督所杀,其子木金父为避难逃到鲁国邹邑,从此以后木金父以其父亲的字为孔我氏,其原籍河南商丘,先祖是商朝开国君主商汤。但谁又能因为孔子姓孔不姓鲁而说孔子所在的鲁国是宋国呢?单靠姓氏定国别很不科学的。

    另外,秦时置县的茌平,其当时县治在今聊城开发区韩集乡高垣墙村[时名碻磝(qiāo áo)城],此地距离传说中的聂城不过几十里,可联想两周之时的茌平亦和博平一样,其地也可笼统说应在“摄疆”。至于碻磝二字的偏旁为石,是否说高垣墙村应该原为山地,因为碻磝的本意是指多石不平的样子,对此历代史料并无记载。《水经注》记载的只是碻磝城位在黄河南岸,后被黄河水冲毁。试想如果是石山的话,黄河水还能冲毁吗?其实在今天阳谷阿城镇南十里许,有一座古老的碻磝山,亦名磝子山,左接泰山余脉,右邻黄河,古老的碻磝城距其山六十里,其碻磝城名字的由来也许与其有联系,因当时都在黄河以南,碻磝作为重要古城,其取名参考名山之名,就像今天的茌平参考了当时“茬山”一样,情理当顺,当然这也只是推测而已。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齐湣王)三十九年(前285),秦来伐,拔我列城九。四十年,燕、秦、楚、三晋合谋,各出锐师以伐,败我济西。”而《史记?秦本纪》亦载有:“(昭襄王)二十二年(前285),蒙武伐齐。河东为九县。与楚王会宛。与赵王会中阳。二十三年,尉斯离与三晋、燕伐齐,破之济西。”前后所述基本吻合,而前者说齐失九城,后者说秦设九县,那是否意味着在公元前285年,隶属齐之西鄙的茌平曾也归秦并置县而治了呢?

    史料记载,县的设立最早起于东周,春秋时秦国和晋国在边境最先开始设县,后来各诸侯国先后逐渐设县,县主要针对人口聚集区设立的,而同时期的郡是根据面积设的,通常是郡的面积比县大,而人口却比县小,所以春秋时大体上县的地位比郡高,进入战国,各国加大对边疆的开发和争夺,使得郡的人口越来越多超过县的规模,所以开始大量的在郡内设县,县的地位开始在郡之下。这个时期县作为行政区划在诸侯中得到很好的扩展,最突出的还是秦国和由晋国分裂出来的三晋即赵魏韩。直到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此四国已全部实施郡县二级制度,而战国七雄中剩下的燕齐楚三国还未完全实施郡县二级制。是李斯在全国实施统一的郡县制。所以县作为全国范围统一的行政区划是在秦朝。

    而前285年时的茌博之地,正处“济西”“河东”,既然兵败于秦,秦又曾“河东为九县”,那茌博理当也在此九县之中。只是到了前221年,秦完全灭齐之后,全国实行郡县制,并规范县域名称,“茬平县”之名才正式出现,而之前虽不知其为何名,但也有可能已为县治之地,虽然期间也曾有齐又夺回失地,以及随后又失的变化。此为延伸之考,待有心人再证。

    综上所述,茌平在两周之时的国别归属,特别是参考博平在当时的史实,可以理解为在周初或为微子封地,亦或为郭邑与聂邑,但微子后归郭或归聂都有可能,而至郭亡后就理当归聂了。但由《续山东考古录》记载微子城、郭城和聂城基本重叠来看,其距离今肖庄镇王菜瓜村仅几十里的博陵,在两周前后,先为殷后微子启侯国,继为郭国、再后为齐之聂国,当更有说服力。而史书所记战国之时博平已名博陵,其博陵邑亦可独立理解,类聊、摄之邑。

    沧桑厚土,浩淼史迹,有清有惑,亟待后解。但两周之时的茌平主要当属齐国,亦或说齐之附庸国无疑,为齐之西鄙。

(作者单位:山东省茌平县政协文史科)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理论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聊城市昌润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邮箱:jstlcxc@163.com,lcxcw@163.com
鲁ICP备06040385号 目前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