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城讲坛 官方微信
首 页 工作信息 专家论点 干部论坛 热点透视 前沿水城 孔繁森精神 聊城人文 关于我们
 · 首 页 > 孔繁森精神 > 精神永驻 > 正文

宋士昌同志在孔繁森精神研究会成立大会暨孔繁森精神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05/9/9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4834(Hits)

 (1996年6月26日,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我对孔繁森精神研究得不够,但是有个想法:结合孔繁森精神对共产党、执政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的世界观、人生观及价值观的改造问题,同孔繁森之间能不能找到一个统一点的问题。

去年,省委党校与地委党校联合论证一个题目:孔繁森精神与改革开放条件下的干部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研究,作为一个重要课题上报。这是一个时代课题。为什么是一个时代课题呢? 共产党取得执政地位以后,他的领导干部尤其是中高级领导干部,能不能做人民的公仆,这是一个时代课题。不过,中国没有很好地借鉴,现实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很好地借鉴。从理论到实践,执政的共产党,中高级于部能不能做人民的公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这个提法坚持下来,坚定共产主义信念, 牢记党的宗旨,做人民的公仆。这确实是各国共产党 所面临的时代课题,研究这一题目与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直接相关。我第一部分就讲:执政的共产党的领导干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问题,或者能不能做人民公仆的问题。

这是当今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共同课题。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中国在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打天下,夺取政权,那时候共产党人包括中高级领导干部的世界观改造问题是比较自觉的。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从理论到实践的结合是比较好的、成功的,不然的话,夺取政权不会胜利,人民不会拥护。变为执政党以后,在文化大革命以前,这个问题我们抓得是及时的,探索了一些问题,应该说基本是成功的,但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实现了工作重心转移,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前提下,借鉴其他社会形态国家的一些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一些积极做法。在改革开放下,领导干部能不能继续做人民的公仆,自觉地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邓小平同志讲:我们的失误在于教育,从广义讲,不仅仅是公民教育、干部教育,也包括领导干部教育;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借鉴资本主义包括其他国家的一些体制和做法,搞市场经济,这本身就是矛盾的。资本主义的文化、封建主义的文化,借着改革开放向你侵袭。所以在这个历史条件下,做人民的公仆,比在我们改革开放之前做人民的公仆难度要大得多。在这样一个条件下,孔繁森同志做到了一般同志做不到的,对中高级领导干部,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自觉地改造主观世界,树立了公仆的楷模。我觉得这里面有许多规律性问题值得研究,现在研突这个问题,对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来说,尤其重要,为什么呢?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动力在于改革。改革的动力是什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各个劳动阶层,这是改革的动力,那么,工厂改革的动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农村改革的动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等等。共产党调动工人农民参与改革的积极性又靠什么?一靠物质利益,二靠政治权力,三靠你的模范带头作用。作为一个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你本身就忘掉了党的宗旨,不做人民的公仆,老百姓还跟着你改革吗?所以。四中全会提出中高级领导干部要坚持基本路线,我们的改革要深化。十几年来,改革总体上是好的,但是政治改革、经济改革、思想文化体制的改革,这里面有某些方面的不足。下一步改革主要的是政治思想文化体制的改革,就是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相适应。搞经济体制的改革,本着 “三个有利于”,劲头十足。但是,搞政治体制改革,容易触及到自己的名和利、这就难了。我们以前的习惯是革自己的命,革 “私”字的命,革小集团的命、要立党为公,牢记党的宗旨。下一步深化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思想文化体制方面的改革,搞精神文明建设,如果不学习孔繁森,尤其是中高级领导干部,自己的命也就是主观世界要得到改造,这是很难的,下一步领导干部学习孔繁森自觉改造主观世界,做人民的公仆,这是深化改革、把一个朝气蓬勃的中国带入下一世纪的一个关键问题。

江泽民同志的“七一”讲话,在中央党校青年干部班上的讲话,也都提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要落脚到讲政治,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上。要坚持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立得住,并且有前途,我觉得领导干部做人民的公仆,学习孔繁森很重要。孔繁森精神到底在领导干部的世界观改造过程中有哪些规律性的东西,要总结。执政的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能不能做人民的公仆,这个世界观的改造问题,不光是中国社会主义运动的问题,也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所面临的共性问题。苏联东欧演变有各种原因,中高级领导干部丢掉了马克思主义,不做人民的公仆,而做人民的老爷,这是个重要因素。比如:叶利钦,他这个班子都是四、五十岁的人,都是二战以后出生,这些人都是在七十年代左右参加工作,那时。接受的东西部是民主社会主义。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假社会主义,所以,从理论体制上,马列主义他不学了。人民公仆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出的,只有坚持社会主义才有公仆,其它社会形态、如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出现公仆。既然理论依据没有了,他不可能做人民的公仆啊。我们在涉及这个课题时,第一个问题就是从孔繁森精神来看执政党领导干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孔繁森精神研究好了,不但对我们中国执政党有作用,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有很大的作用。

              (注:宋士昌同志系中共山东省委党校副校长)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理论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聊城市昌润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邮箱:jstlcxc@163.com,lcxcw@163.com
鲁ICP备06040385号 目前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