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城讲坛 官方微信
首 页 工作信息 专家论点 干部论坛 热点透视 前沿水城 孔繁森精神 聊城人文 关于我们
 · 首 页 > 专家论点 > 正文

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点认识

发布时间:2017/2/16 16:48:19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文字大小: 打印 关闭  837(Hits)

吴爱高

 一、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概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即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的新发展,也是在政治经济学领域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表现。2015年12月,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主线。”因此,必须科学准确地界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个基本范畴。

 第一,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一门科学或一门学科都有其研究对象。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学研究的不是物,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归根到底是阶级和阶级之间的关系。”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新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其研究对象既属于人的关系而不是物的关系的范畴,又更加具体化、制度化和规范化。逄锦聚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具体说,要研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包括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经济改革、经济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等,研究它们的相互关系及其在社会再生产中表现的规律性。”科学准确地定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必须要研究相关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社会传统等各个方面,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绝不是单纯的经济学科,它首先必须是置于一定社会历史及其阶级关系中的社会科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发展,是对我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经验总结和重要指导。具体来说,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既有不同于19世纪、20世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时代背景,又有不同于欧洲尤其是英国、法国、德国的特殊国情。因此,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具有特殊性和时代性。明确研究对象,才能确立学科。尤其是在当前,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明确和建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既具有重要性,又具有迫切性。

 第二,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不仅需要科学的理论支持,而且需要科学的研究方法保障。总的来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具体来说是抽象的、历史的和逻辑的。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与马克思、恩格斯当时主要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交换关系,意在揭示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有所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的发展,其主要的研究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因此,其研究方法应是在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根本方法的基础上,运用矛盾分析的方法、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方法、抽象法等具体方法,并参考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和现代西方经济学中的科学方法,以形成符合中国国情和发展实际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例如,在理论紧密联系实际的基础上,分时期、分地区、分产业形成不同的研究方法。同时,也应该避免出现过度依靠数学模型等现象,对政治经济学的过度抽象容易导致怀特海所说的“错置具体性谬误”。政治经济学不是仅仅研究经济增长的理论,它是从整体上研究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包括经济的、政治的、人口的、环境的等诸多方面。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不能形成与人口问题研究、环境问题研究、阶级问题研究的割裂。总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不能退化为简单的对“物的研究”,也不能单向地抽象为对数字的推算。

 第三,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目的。马克思、恩格斯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目的是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被社会主义社会代替的历史规律,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提供思想武器。而当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则必须立足我国实际,解决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2015年11月,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8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际,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因此,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目的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解决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国内和国际矛盾问题,以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具体来说,就是要揭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济社会运动规律,解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的问题,以完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法律制度以及其他社会制度。马克思和恩格斯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是以着重解决革命问题的政治经济学,而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学则是侧重于当前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政治经济学,是解决发展问题的政治经济学。其研究目的是为了保障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为了最广大人民群众实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是服务于其他阶级和社会形态的政治经济学。

 二、全面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

 自1956年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确立60年来,以及改革开放近40年来,随着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我国先后提出了许多关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以及社会建设的指导思想、制度机制及其法律法规。总的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性质和发展阶段理论。社会性质是一个社会形态的根本规定。我国是属于社会主义的社会,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是建立在社会主义性质基础上的,是为工人阶级及工农联盟服务的。只有解决好社会性质的问题和领导阶级的问题,才能为建立和发展政治经济学指明方向。同时,构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还必须明确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发展实际。当前,我国最大的国情就是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关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及其它方面的社会制度体制都正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例如,在经济方面,我国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以及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等等。因此,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特殊性,而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则必须解决好和回答好当前我国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第二,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理论。在判断好社会性质的前提下,才能正确认识我国的主要矛盾。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后,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当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导理论,必须包括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包括促进人民物质文化水平的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同于其他政治经济学的地方就在于它是立足于我国实际,着眼于解决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基本矛盾的科学理论。同时,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决定了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们的主要任务和奋斗目标。总的来说,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目标。

 第三,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建设和发展理论。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的区别就在于,它是国家的或人民的政治经济学,而不是个人或物的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该包括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经济发展以及世界经济等组成部分。经济制度即基本经济制度、分配制度以及经济体制的建立、改革、发展和完善。经济运行即我国宏观经济的运行和微观经济的运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即是发挥好和管理好我国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运行的重要思想。经济发展就是要坚持“五大发展理念”,即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发展是解决我国社会矛盾的关键,发展问题也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研究问题。同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绝不是闭关锁国、封闭僵化的政治经济学,而是处于世界政治多极化和世界经济一体化中开放的政治经济学。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除了研究国内经济发展,还必须研究世界政治秩序的变化发展和世界经济的变化发展。世界经济和对外开放问题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也是我国政治经济学的研究重点。

 三、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其他经济学的关系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三大组成部分之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经济分析和阶级分析基础。但当前,尤其是“05方案”以来,受西方经济学的影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学科专业设置、学科理论研究和理论运用上还存在许多欠缺之处。因此,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第一,正确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系。在本质上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继承和发展,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政治经济学领域的重要成果。科学的理论必然是发展的理论,紧密联系实际的理论。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根源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批判地吸收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而形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之所以继承于马克思主义,是由我国社会主义的社会属性和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决定的。从根本上来说,两者都是站在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立场,为建立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联合体而奋斗的。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形成和发展是根植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其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唯物史观以及具体的阶级分析方法、历史分析方法、矛盾分析方法等是建立发展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基石。另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当代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的产生是为了指导实践的发展,实践的发展推进理论的创新。与早期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而言,当时正处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阶段,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承担的主要历史任务是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形态以及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律,论证“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的历史规律。但是,时代的变化和实践的发展要求理论的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在当代中国的新发展,使其具有了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中国特殊的国情必然要求特色的理论指导,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然是符合中国特点和中国发展的政治经济学。

 第二,正确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关系。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产生于17世纪中叶,在英国从威廉·配第开始,中经亚当·斯密的发展,到李嘉图结束;在法国从布阿吉尔贝尔开始,到西斯蒙第结束。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作为政治经济学开端和发展的重要时代,历经“重商主义”、“重农主义”等发展阶段,形成了众多政治经济学思想和政治经济学分析方法。例如,斯密的自由经济思想、李斯特的贸易保护主义和生产力理论等。正确对待和处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关系,一方面,要分析学习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中的合理理论和正确分析方法。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形成和发展时期是云集了众多政治经济学代表人物,他们的思想不仅对当时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国家的对外贸易和国内经济发展产生了重要指导作用,而且其中的某些思想还被后来的西方经济学所引用。例如,罗伯特·巴罗提出了著名的“巴罗—李嘉图等价定理”,保罗·罗默提出了“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等。可以说,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是政治经济学发展的起点,相关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概念、基本研究领域、基本方法也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是在批评继承斯密、李嘉图等人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当前要发展好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也需从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中批判地学习。另一方面,要从本质上看到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的政治经济理论,有其自身局限性。马克思指出:“古典政治经济学是属于阶级斗争不发展的时期的。它的最后的伟大的代表李嘉图,终于有意识地把阶级利益的对立、工资和利润的对立、利润和地租的对立当作他的研究的出发点,因为他天真地把这种对立看作社会的自然规律。这样,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也就达到了它不可逾越的界限。”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即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它是以资本家或资本主义国家为立足点,以研究如何实现其经济增长和政治稳定为研究目标,本质是在资本主义的形成早期为实现对资本主义发展合理性而做的辩护。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坚持的是社会主义性质,坚持为广大无产阶级谋利益,以保障和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健康发展。

 第三,正确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关系。现代的西方经济学,它是在马克思之后,由英国的马歇尔首先提出,经凯恩斯、萨谬尔森、斯蒂格利茨等发展起来的纯经济学,其主要研究客体是现代西方发达国家市场经济,对当代中国发展影响巨大。现代西方经济学经过百余年的发展,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形成了不同的经济学理论和研究方法,在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总体框架下形成了计量经济学、环境经济学、行为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公共经济学等诸多经济学研究学派。现代西方经济学最大的特点是从政治经济学简单化为经济学,从历史的、理论的研究简单化为数学模型和推算。西方经济学的过度简化抽象使它“只是重视对经济运行本体的研究,形式上似乎还具有一定的经济政策设计指导能力;但是,由于它不关注经济哲学诉求的学科价值取向,使得政策设计还是流于为增长而增长”。与此不同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虽然尚处于形成和发展的初期,对我国的政治经济尤其是金融领域、银行领域等影响效果还未形成。当前,虽然在国内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尚未成为我国真正的主流经济学,但从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发展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完善的任务出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为新事物,仍是正确坚持我国社会主义发展方向、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要理论武器。政治经济学不是超脱于社会现实和经济发展的空想理论,它与政治学、经济学一样,必须立足现实并服务于现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既要学习借鉴现代西方经济学的相关经济理论和经济分析方法,又要补充西方经济学所欠缺的政治性,以满足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需要。

 四、发挥政治经济学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作用

 当前,各种各样的西方经济学理论逐渐成为了我国高校经济学专业和银行金融等领域的主流理论,以致一些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西方思想成为了迷惑和误导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理论工具。2014年7月,习近平在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提出“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因此,如何发展好、学习好和发挥好政治经济学对我国经济社会建设的重要指导作用,成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

 一方面,从国内来看,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如何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问题。可以说,要真正实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伟目标,实现中国特色,必须从经济上解决好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关系。要解决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能仅仅从经济学或西方经济学理论中去寻找方法,而应该在政治经济学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找。公有制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如何在保证公有制的基础上发挥市场经济的活力,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是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中国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符合我国经济发展实际,并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理论支持和指导的科学。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是指导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也是我们不断坚定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的需要。长期以来,我们强调“摸着石头过河”的实践探索,但没有哪一种实践可以长期脱离理论的指导。只有发展好、学习好和实际运用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才能用中国理论指导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用中国话语解决和解释中国的进步和发展。

 另一方面,从国际来看,纷繁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发展实际,也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指导。虽然和平和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但地区冲突、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渗透等问题依然突出。当前,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对我国进行西化和分化等错误诱导,可以说我国正面临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影响。长期以来,由于我国在经济学方面发展缓慢,国内部分经济学家片面崇拜和强调西方经济学理论,倡导自由化、私有化等极端错误思想。因此,积极构建符合我国发展实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重要的意义。在意识形态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发展好、运用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有利于我们掌握科学的经济分析方法,把握社会经济发展规律,而且有利于提高我们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能力,更好地向国际社会回答我国经济发展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当前,有些国家还不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除了政治和经济利益因素影响外,我国缺少系统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以支持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只有形成自己的科学理论,才能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分清敌友是非,才能在资本主义国家占优势的世界形势下坚定好、发展好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

 总之,科学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内涵及其本质,并积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是当前建设我国社会主义的实践要求,更是实现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完善上层建筑的必然要求。经济现象复杂多变,国际政治朝夕不同,解决好和回答好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必须学好用好和发展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作者单位:东北师范大学) 

来源:山东宣讲网  


 

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本站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聊城理论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聊城市昌润路8号市政府3#办公楼 电话:0635-6980915,6980918 邮箱:jstlcxc@163.com,lcxcw@163.com
鲁ICP备06040385号 目前总访问量:人次